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首页  |  新闻中心  |  法院简介  |  审务公开  |  队伍建设  |  法学园地  |  案件快报  |  荣誉展台  |  法律法规  |  裁判文书  |  专题报道
  当前位置:法学园地 -> 案例评析

谢某与商州运司出租公司、李某、中华保险商洛公司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纠纷案

作者:卫玉平  发布时间:2011-10-11 08:46:21


    [要点提示]

    交通事故发生后,伤者与肇事者虽达成了赔偿协议,对伤者误工、营养、护理费和后期治疗费予以赔付,但协议中并未对此外的其他法定赔偿项目作出处理,伤者也未明确表示放弃,且当时未治疗终结,损害后果尚未确定,出院后经鉴定已构成伤残,因此受害人要求赔偿残疾赔偿金、精神损害抚慰金等应予支持。

    [案例索引]

    商洛市商州区人民法院(20011)商区法民一初字第00364号民事判决书(20011年6月30日)

    [案  情]

    原告谢某,女,生于1946年6月19日,汉族,居民。

    被告商洛市商州区汽车运输公司出租公司(以下简称商州运司出租公司)。

负责人李某,公司经理。

    被告李某,男,生于1979年6月23日,汉族,农民。

    被告中华联合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商洛中心支公司(以下简称中华保险商洛公司)。 

    负责人吴某,公司经理。

    原告谢某诉称,2010年12月31日被告李某驾驶陕出租车将我撞伤,我即被送往医院住院治疗。诊断:左桡骨远端骨折;头皮血肿;左膝皮擦伤;多处软组织损伤。我老伴念及与被告李某有亲戚关系,在我未痊愈时与其达成赔偿协议,由李某承担我住院费外,支付我误工费、营养费、护理费、后期治疗费计2万元。2011年4月我到医院取了外固定,谁知骨折未愈,反而丧失功能,左手臂不能动弹。经复查,需再次手术。我现在落下九级伤残。给我精神也造成极大伤害。本事故交警部门认定李某负全部责任,李某除赔偿医疗费、误工费、护理费外,还应赔偿伤残赔偿金和精神损害抚慰金。李某的车辆由第一被告向第三被告投有交强险和限额5万元的三者险。我的损失未超过保险限额,故第三被告应替代第一、二被告向我赔偿。请求判令被告赔偿原告伤残赔偿金50224元、精神损害抚慰金5000元、鉴定费300元,总计55524元。

    被告商州运司出租公司辩称,该出租车系李某购买,李某是车主,也是车辆的实际控制人,出租公司对该车辆尽到了安全运营管理责任和义务,公司在车辆安全运营管理上无过失,该事故是由车主李某存在重大过失所致,应由李某承担事故的全部责任,出租公司不承担责任。

    被告李某未提交书面答辩状,在庭审中辩称,原告所述的事故经过属实,我与原告达成协议后给原告2万元也属实。我的车投有保险,应由保险公司赔偿。

    被告中华保险商洛公司未提交书面答辩状。在庭审中辩称,对该起事故我公司在2011年1月25日已支付了赔偿款;原告方与李某的协议是合法有效的,双方应遵守;伤残为可预见的损失,原告在签订协议时,对自己的伤残情况应当清楚。伤残鉴定的标准在临床效果稳定之后就可进行,而原告在签订协议时,其临床效果已非常稳定,否则,原告就不同意该事故一次了解。原告在签订调解协议时,并没有主张伤残之后的损失,这是原告放弃了自己的权利。请法院驳回原告的诉讼请求。

    审理查明:2010年12月31日8时10分,被告李某驾驶自己所有、挂靠在被告商州运司出租公司名下的出租车由东向西行驶至商洛市中心医院门前时将行人原告谢某撞伤,原告即被送往商洛市中心医院治疗,诊断:1、左桡骨远端骨折;2、头皮血肿;3、右膝皮擦伤;4、软组织损伤;5、左髌骨轻度增生;6、脑梗死。住院治疗14天,于2011年1月14日出院,治疗费用已由李某支付。出院时医嘱:出院后注意休息,加强营养,不适随诊,定期复查,10天后门诊换石膏固定,适度功能恢复锻炼,一月后来院复查。2011年1月11日原告之子樵某(乙方)与被告李某(甲方)达成协议:1、乙方住院治疗15日,即办理出院手续;2、住院期间的一切费用由甲方负担,并一次性结清;3、甲方一次性赔付乙方误工费、营养费、陪护费、后期治疗费等费用共计20000元;4、本协议自签订之日起生效,至手续结清之日,甲方对乙方不负任何责任,互不反悔,永不翻腾,以此为据。交警部门2011年1月17日在道路交通事故认定书中认定李某负该事故的全部责任,在调解结果中记载:1、谢某的住院费以票据为准,由李某承担;2、谢杏娥的护理费、伙食费、营养费及后期治疗费20000元由李某承担;3、陕HT0043号车的修理费以保险公司估价为准由李某承担;4、该事故一次性了结,双方签字后生效。原告谢某和被告李某均签名、捺印。后被告李某按照协议约定支付原告20000元。2011年4月25日商洛市公安局交警支队商州大队委托商洛市人民检察院司法鉴定中心对原告伤残等级进行鉴定,结论:谢杏娥遭遇车祸后致左桡骨远端粉碎性骨折构成九级残。鉴定费300元。该出租车在被告中华保险商洛公司投有交强险和限额5万元的三责险,保险期间均自2010年8月1日起至2011年7月31日止。2011年1月25日肇事车辆实际所有人被告李某就该事故从被告中华保险商洛公司领取交强险赔款10069.45元,其中核定医疗费8749.45元,核定护理费1320元。

    [审  判]

    法院认为:本次交通事故的发生经过、原告的治疗情况、事故的责任认定、调解结果、原告伤情鉴定等级、肇事车辆投保、理赔事实双方均无异议,本院予以确认。事故发生后,原告与被告李某达成了赔偿协议,对原告误工、营养、护理费和后期治疗费约定一次性赔付,但协议中并未对此外的其他法定赔偿项目作出处理,原告也未明确表示放弃,且原告当时未治疗终结,损害后果尚未确定,出院后经鉴定原告已构成伤残,因此原告要求赔偿残疾赔偿金、精神损害抚慰金等符合法律规定,亦不违反协议,应予支持。被告李某作为车辆实际所有人和侵权人应承担赔偿责任,被告出租公司作为车辆挂靠单位,在本次事故中没有过错,可不承担责任。该车辆在被告中华保险商洛公司投有交强险和三责险,保险公司应在保险限额内替代被告李某赔付。原告的损失项目及数额为:1、残疾赔偿金:原告受伤时64岁,残疾赔偿金为15695×16×20%=50224元;2、精神损害抚慰金:根据原告的伤残情况和本地平均生活水平等因素,合理确定为2000元;3、鉴定费300元。综上,原告的损失数额为52524元,其中鉴定费300元不属保险公司赔偿范围,应由被告李某赔偿。其余52224元应由保险公司赔偿。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侵权责任法》第六条、第十六条、第二十二条、第四十八条、第四十九条、《中华人民共和国道路交通安全法》第七十六条、《中华人民共和国保险法》第六十五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人身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十八条、第二十五条之规定,判决原告各项损失52524元,由被告中华联合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商洛中心支公司赔偿52224元,被告李某赔偿300元。本案宣判后,双方均未上诉。

    [评  析]

    本案的焦点在于:伤者与肇事方就个别赔偿项目达成协议后,是否还能就其他损失事项提起诉讼?

    交通事故发生后,伤者在治疗过程中和肇事者就伤者的误工、营养、护理费和后期治疗费约定一次赔付。该调解协议是合法有效的,双方是应该遵守的。但在签订协议时,伤者的治疗尚未终结,损害后果也没有确定,伤者尚不明确此次交通事故所造成的损失范围,也无法预见到自己的损失究竟有多大。

    出院后经鉴定伤者已构成伤残,而对于伤残相关赔偿项目在原协议中未作出处理,所以伤者要求赔偿残疾赔偿金、精神损害抚慰金等是符合法律规定的,亦不违反协议,是应该得到支持的。故法院判决支持了受伤者的相关请求是正确的。

第1页  共1页
关闭窗口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