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首页  |  新闻中心  |  法院简介  |  审务公开  |  队伍建设  |  法学园地  |  案件快报  |  荣誉展台  |  法律法规  |  裁判文书  |  专题报道
  当前位置:法学园地 -> 案例评析

张某、刘某、苏某与王某、王某、李某、杨某、张某、刘某生命权纠纷案

作者:卫玉平  发布时间:2011-10-11 09:00:11


    [要点提示]

    共饮参与人对其他共饮者的人身安全负有合理注意义务,共饮者之间应进行必要的相互扶助。如果共饮者疏于履行这种义务,则存在过失,应当对其他共饮者的人身损害后果承担一定的赔偿责任。

    [案例索引]

    商洛市商州区人民法院(2009)商区法民一初字第1号民事判决书(2009年4月13日)

    [案  情]

    原告张某,女,生于1986年12月29日,汉族。系死者刘某之妻。

    原告刘某,男,生于1947年8月28日,汉族,居民。系死者刘某之父。

    原告苏某,女,生于1956年12月17日,汉族,居民。系死者刘某之母。

    被告王某,男,生于1957年6月29日,汉族,商洛市公安局商州分局城关派出所干部。

    被告王某,男,生于1965年8月28日,汉族,商洛市公安局商州分局城关派出所干部。

    被告李某,男,生于1972年9月14日,汉族,商州区信访局干部。

    被告杨某,女,生于1979年10月1日,汉族,商州区信访局干部。

    被告张某,男,生于1963年1月17日,汉族,商洛市公安局商州分局腰市派出所干部。

    被告刘某,男,生于1971年12月26日,汉族,商州区杨斜镇政府干部。

    三原告诉称,2007年11月19日下午,六被告与刘某在商州区兴商街神仙鸭酒店聚餐饮酒,刘某饮酒过量,餐后,六被告对刘某未进行安全护送,导致刘某醉酒骑车肇事身亡。从此,原告一家陷入经济困难的境地。六被告对刘某醉酒骑车没有采取相关措施,导致刘某死亡,应负有一定责任,故请求判令六被告赔偿原告的被扶养人生活费、丧葬费、死亡赔偿金总计118325.85元,并互负连带赔偿责任,诉讼费由被告承担。

    六被告辩称,2007年11月19日下午下班后,刘某邀请六被告同去聚餐,刘某自行购买二斤白酒供就餐人员饮用,席间,刘某一直长时间离席用手机打电话极少饮酒,就餐人员认为刘某做东,也未有人劝其饮酒,席毕后没有人饮酒过量的表现。刘某结帐后,因其有摩托车不能和大家一块同行,各自离店回家。刘某不存在饮酒过量的事实,被告也没有进行安全护送的必要。刘某系单方交通事故导致其死亡,相关损失已经单位合理补偿,原告向六被告索要赔偿属重复行为。六被告对刘某的死亡既不存在任何侵权事实,又不存在行为上的过错,故不承担任何赔偿责任,应依法驳回原告的诉讼请求。

    审理查明:2007年11月19日下午下班后,刘某与六被告在商州区兴商街神仙鸭酒店聚餐,席间共饮用2斤白酒。聚餐结束后,刘某独自骑摩托车离开,由东向西行驶至商州区兴商街西段时发生单方交通事故,致其死亡。2007年11月23日,商洛市公安局交警支队商州大队作出事故认定书,认定刘某无证酒后驾车,负事故全部责任。刘某系城镇居民户口,原告张某系刘某之妻,刘某、苏某系刘某父母,刘某出生于1947年8月28日,苏某出生于1956年12月17日。

    [审  判]

    法院认为:刘某酒后无证驾车发生单方交通事故死亡之事实清楚。刘某系完全民事行为能力人,对因其自身行为导致的损害后果应负主要责任。六被告与刘某聚餐共饮,对刘某酒后驾车的行为负有安全注意义务,而其均未履行该义务,对刘某死亡后果应承担一定责任,但六被告的责任明显较轻,故应由刘某负90%责任,六被告负10%责任。原告主张刘某饮酒过量,醉酒驾车,但对此没有充分证据予认证实,对此不予采信。原告各项请求项目与数额确定为:1、刘某死亡赔偿金215260元。2、丧葬费10619.50元;3、被扶养人生活费,刘某生前扶养人刘某有两个儿子,故只赔偿刘某依法应负担的部分即二分之一84270元。原告苏某事故发生时51周岁,亦未丧失劳动能力,不属于被扶养人范围。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通则》第106条、第119条、第130条、第131条之规定,判决六被告赔偿三原告经济损失丧葬费、死亡赔偿金、原告刘某生活费计310149.50元的10%为31014.95元,即由六被告各赔偿5169.16元。六被告互负连带责任。案件受理费636元,原告负担576元,六被告各负担10元。本案宣判后,双方均没有上诉。

    [评  析]

    本案的焦点在于:共饮参与人对其他共饮者的人身安全负有何种义务?对其他共饮者酒后造成的损害是否负有赔偿责任?

    我国法律明文禁止酒后驾车行为,但由于我国酒文化由来已久,现代社会劝酒风气又十分盛行,酒后驾车现象屡禁不止,因此酿成的交通事故时有发生。因此,提高对酒后驾车危险性的认识不仅仅是驾驶人个人的事,而应当是所有社会成员的责任。

    目前,我国法律法规中尚未具体规定同饮人或劝酒者在驾驶人酒后驾车交通事故中的责任问题,因此应从同饮人在酒后的安全注意义务角度进行辩法析理,明确同饮人的责任。

    共饮行为是共饮者之间共同组织的群体性活动,共饮参与人作为共饮活动的参与者,对其他共饮者的人身安全应当负有合理注意义务,具体包括饮酒人之间应当承担的相互提醒、劝告、劝阻、通知、协助、照顾和帮助等义务,如果共饮者疏于履行这种义务,则存在客观上的过失,应当对其他共饮人的人身损害承担一定的赔偿责任。但这种责任又是有限的,驾驶人作为完全民事行为能力人,对于酒后驾车的违法性和危险性是明知的,理应对自身造成的损害负主要责任,其他共饮者仅负担次要责任。

    本案中,死者刘某与六被告共同饮酒,酒后各自离开,只有刘某一人驾驶摩托车,此时六被告应当对刘某酒后驾车行为尽到提醒、劝阻和帮助义务,而六被告均未履行该义务,因此对于刘某的死亡后果应承担一定责任。原告主张六被告劝酒致刘某饮酒过度致醉,应负主要责任,但无证据证实六被告有劝酒及刘某喝醉的事实,对此不予认定。人民法院根据案件具体情况综合确定六被告承担10%的责任是适当的,这样的判决有利于消除不健康的酒文化,有效杜绝酒后驾车等违法行为,减少悲剧的发生。

  

第1页  共1页
关闭窗口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