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首页  |  新闻中心  |  法院简介  |  审务公开  |  队伍建设  |  法学园地  |  案件快报  |  荣誉展台  |  法律法规  |  裁判文书  |  专题报道
  当前位置:法学园地 -> 案例评析

吕某诉内乡县昌盛物流有限公司、张某、中国人民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南阳市分公司道路交通事故人身损害赔偿纠纷案

作者:金军  发布时间:2011-10-11 16:27:56


    【要点提示】

    道路交通事故损害赔偿纠纷案件中,交警部门的责任认定划分并非人民法院确定民事责任的比例划分标准,责任认定书在民事诉讼中作为证据之一使用,而不是作为认定责任和确定责任比例的惟一依据,人民法院应当根据查明的事实从民事侵权责任的构成要件角度确定当事人应承担的民事责任。

    【案例索引】

    一审:商洛市商州区人民法院(2010)商区法民一初字第00015号民事判决书(2010年6月22日)

    【案情】

    原告吕某,男,生于1950年11月17日,汉族,农民。

    委托代理人杨兴才,陕西西宇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告内乡县昌盛物流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昌盛物流公司)。住所地:河南省内乡县工业园区。

    法定代表人赵晓,经理。               

    被告张某,男,生于1963年5月14日,汉族,农民。

    以上二被告共同委托代理人张国印,河南大统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告中国人民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南阳市分公司(以下简称人保南阳分公司)。住所地:南阳市工业路57号。

    负责人满占庆,经理。

    委托代理人贺玉宽,公司法律顾问。

    2009年9月24日13时10分,被告张某雇佣的司机杜杰驾驶豫R40899号牵引车及豫R9892挂大货车沿312国道由东向西行至1383km+400m处时,因措施不当由右车道穿过中心线驶入左车道,车头的左前角将在路左由南往北步行横过公路的原告之妻王淑霞撞伤,经商洛市中心医院抢救无效于当日死亡,造成重大交通事故。2009年10月12日,商洛市公安局交通警察支队商州大队作出第172号交通事故认定书,认定杜杰和王淑霞负事故的同等责任。原告不服,即向商洛市公安局交通警察支队申请复核,要求撤销该认定书并重新认定,该支队于10月16日受理,后因原告于当月20日向本院申请诉前财产保全,并在法定的期限内提起民事诉讼,商洛交警支队遂于同年11月6日做出了复核终止,不予受理的决定。事发后,被告张某给付原告亲属2000元,又经商州交警大队给付原告20000元。其中给付的2000元,张某在庭审时已放弃。受害人王淑霞生于1956年3月20日,于2007年元月起一直在西安市景辰家园小区与其女租房居住,并以从事家庭保姆等劳务的收入生活。豫R40899号牵引车及豫R9892挂大货车系被告张某所有,挂靠于被告昌盛物流公司,该车的主、挂车在被告人保南阳分公司分别投有交强险和第三者责任险,保险期限均从2009年7月4日起至2010年7月3日止,其中主车第三者责任险的保险金额为50万元,挂车第三者责任险的保险金额为10万元,均不计免赔。

    原告吕某诉至法院,认为被告应负全部责任,请求判令三被告赔偿死亡赔偿金257160元、丧葬费12695元、精神损害抚慰金50000元。并负担保全费和诉讼费。

    被告昌盛物流公司辩称,事故车辆与公司系挂靠关系,实际车主为被告张某,发生事故与公司无关,公司不予赔偿。

    被告张某辩称,1、车辆在被告人保南阳分公司投有交强险和第三者责任险,发生事故应由该保险公司予以赔付。2、应依商州交警大队作出的172号交通事故认定书中认定的同等责任作为赔偿依据。3、死者系农村居民,应以农村居民人均纯收入标准来计算死亡赔偿金。4、原告请求的精神损害抚慰金过高,应予以适当减少。5、被告已向原告支付了22000元,应予扣减。

    被告人保南阳分公司辩称,保险公司承保了事故车辆的交强险和第三者责任险,应按合同约定予以赔偿。原告的诉讼请求过高,且被害人有过错,亦应承担相应的责任。

    【审判】

    商州区法院认为:被告张某雇佣的司机杜杰驾驶车辆因措施不当驶入左车道将在该车道的行人王淑霞撞伤致死,违反了《中华人民共和国道路交通安全法》第三十五条“机动车、非机动车实行右侧通行”的规定,对于造成王淑霞死亡后果应负主要责任;王淑霞在横穿道路时未确认安全,应负次要责任。本案属于机动车与行人之间发生的交通事故,应由机动车一方承担赔偿责任,因受害人有一定过错,可适当减轻机动车一方的赔偿责任,结合《陕西省实施<中华人民共和国道路交通安全法>办法》第五十七条之规定,应由机动车一方承担90%赔偿责任。被告张某系事故车辆的所有人和杜杰的雇主,应对该起事故给原告造成的损失承担相应的赔偿责任。受害人王淑霞虽系农村户口,但其生前长期在城市居住,并以在城市从事劳务收入为生活来源,故其死亡赔偿金应按陕西省2008年城镇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12858元计算20年为257160元。原告请求丧葬费12695元,被告无异议,且符合规定,予以认可。原告主张精神损害抚慰金50000元,数额过高,二被告庭审时愿承担20000元,予以确定。以上共计289855元。肇事车辆的主、挂车在被告人保南阳分公司分别投有交强险和第三者责任险,首先应由被告人保南阳分公司在主、挂车交强险限额内分别赔偿110000元,共计220000元 。超出交强险限额部分为69855元,被告张某按主要责任赔偿90%,本应由保险公司在第三者责任险赔偿限额内替代赔偿,但根据第三者责任险保险合同约定,被保险机动车方负事故主要责任的,保险公司赔偿比例为70%,故被告人保南阳分公司应赔偿超过交强险限额部分的70%即48898.5元,被告张某赔偿20%即13971元。因被告张某的预付款已超过赔偿数额,故被告昌盛物流公司不再承担连带责任。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通则》第一百一十九条、第一百三十一条、《中华人民共和国道路交通安全法》第七十六条、《中华人民共和国保险法》第六十五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人身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十七条、第十八条、第二十七条、第二十九条之规定,判决如下:一、原告损失王淑霞死亡赔偿金257160元、丧葬费12695元、精神损害抚慰金20000元,共计289855元。由被告中国人民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南阳市分公司在交强险限额内赔偿220000元,在第三者责任险限额内赔偿48898.5元。由被告张某赔偿13971元(已付20000元)。限判决生效之日起10日内付清。二、原告吕某在领取保险公司赔偿款后返还张某6029元。案件受理费6120元,原告负担574元,被告张某负担5546元。保全费1500元由被告张某负担。一审宣判后,各方均未提出上诉,一审判决已生效,被告中国人民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南阳市分公司已自动履行了判决内容。

    【评析】

    在《道路交通安全法》颁布之前,根据《道路交通事故处理办法》第22条之规定:“当事人对交通事故责任认定不服的,可以在接到交通事故责任认定书后十五日内,向上一级公安机关申请重新认定;上级公安机关在接到重新认定申请书后三十日内,应当作出维持、变更或撤销的决定”。也就是说当事人对交通事故责任认定不服,有权申请行政复议。据此,由于交警部门对事故双方责任的认定是一种行政确认,上级公安机关的重新认定为当事人提供了一条也是唯一获得更为公正的责任认定的救济之路。

    《道路交通安全法》施行以后,我国《道路交通安全法》第73条规定“公安机关交通管理部门应当根据交通事故现场勘验、检查、调查情况和有关检验、鉴定结论及时制作交通事故认定书,作为处理交通事故的证据。交通事故认定书应当载明交通事故的基本事实、成因和当事人的责任,并送达当事人。”该条明确规定了交通事故认定的含义和性质。交通事故认定书是公安交通管理部门通过交通事故现场勘察、技术分析和有关检验、鉴定结论,分析查明交通事故的基本事实、成因和当事人责任所出具的法律文书。交通事故认定书主要起着事实认定、事故成因分析的作用,是一个专业的技术性的分析结果。对人民法院而言,这个认定书具有证据效力,而不是进行损害赔偿的当然依据。当事人在道路交通事故损害赔偿诉讼或调解中,双方当事人都可以将交通事故认定书作为自己主张的证据,也可以就交通事故认定书作为证据的真实性、可靠性和科学性提出质疑。而且交通事故认定书中认定的当事人的责任是依据《道路交通安全法》等交通法律法规做出的交通事故的责任,并非民事责任,因此人民法院也不能以此作为裁判当事人民事赔偿责任的唯一依据。

    本案的审判不仅厘清了事故责任与民事赔偿责任的差异,也展现了在不服事故责任认定的情况下如何救济权利的新思路。

   一、界定了《交通事故认定书》的性质是一份处理事故的证据,而不是划分赔偿责任的依据。《道路交通安全法》第73条规定:“公安机关交通管理部门应当及时制作《交通事故认定书》,作为处理交通事故的证据。”这一规定明显淡化了公安机关对道路交通事故的责任认定。不仅改变原来《事故责任认定书》的称谓为《交通事故认定书》,而且确定《交通事故认定书》仅是处理交通事故的证据,而不是直接划分当事人应承担多少民事责任的依据。新规定在取消对事故责任认定的复议之路时,也蕴含了当事人可通过民事诉讼另行认定民事责任继而救济权利的方式。

    二、展示了交通事故责任与事故损害赔偿责任的本质区别。在案件的判决理由中,法官未以交警部门的责任认定作为确认当事人应承担赔偿份额的依据,而是从民事侵权责任的角度分析当事人各自应承担的责任份额,这体现出法官准确地认识到了二者的本质区别。从理论上讲,交通事故责任是交警部门从技术角度在查明交通事故原因后,根据当事人的违章行为与交通事故之间的因果关系,以及违章行为在交通事故中的作用所进行的责任分配。事故损害赔偿责任是法院根据民事侵权的四个构成要件:即违法行为、损害结果、违法行为与损害结果之间的因果关系及过错来确认当事人的民事责任。修改后的《中华人民共和国道路交通安全法》第七十六条规定,“机动车与非机动车驾驶人、行人之间发生交通事故,非机动车驾驶人、行人没有过错的,由机动车一方承担赔偿责任;有证据证明非机动车驾驶人、行人有过错的,根据过错程度适当减轻机动车一方的赔偿责任;”《陕西省高级人民法院关于审理道路交通事故损害赔偿案件若干问题的指导意见》第十六条规定,“机动车与非机动车、行人发生交通事故,依据《道路交通安全法》第七十六条的规定,需要减轻机动车方赔偿责任的,可以按照下列规定由机动车方承担赔偿责任:(一) 主要责任承担90%;”。因此,法院判决被告张某承担主要责任赔偿原告损失的90%是适当的。

    本案中法院根据查明的事实,依据民事诉讼证据规则和民事侵权责任的基本理论,改变了交警部门的事故责任认定结论,重新确认了各方当事人的民事责任,从而使双方当事人的利益得到更为合理的调整。该案的审判不仅展示了以维护受害人利益为本的司法理念,也回归了交通事故损害赔偿民事责任的本来性质,对处理日益增多的交通事故纠纷有着典型的指导意义。

第1页  共1页

编辑:王倩玮    

关闭窗口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