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首页  |  新闻中心  |  法院简介  |  审务公开  |  队伍建设  |  法学园地  |  案件快报  |  荣誉展台  |  法律法规  |  裁判文书  |  专题报道
  当前位置:法学园地 -> 案例评析

陕西省洛南县通达出租旅游汽车有限责任公司与中华联合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商洛中心支公司保险合同纠纷一案的分析

发布时间:2009-11-23 20:04:29


    [案情介绍]

    2005年1月13日原告洛南县通达出租旅游汽车有限责任公司与被告中华联合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商洛中心支公司签订《机动车辆综合保险合同》,原告将其陕HT0751号奥拓客车在被告处投保。合同约定,保险期限自2005年1月14日零时起至2006年1月13日24时止,车辆损失险为2万元,第三者责任险为5万元,车上责任险为4万元。原告按约定向被告交纳了保险费共计3730.32元。2005年7月18日驾驶员王某驾驶该车行经洛柞路72km+250m处,将孟某撞伤。经洛南县公安交警大队认定,王某负事故的全部责任。之后,孟某诉至洛南县人民法院,经洛南县人民法院调解,由王某赔偿孟某人民币85000元。后原告请求被告理赔,被告以该车发生肇事时驾驶员王某取得驾驶证尚不满一年,其行为违反了我国《道路交通事故安全法实施条例》第22条的规定,属于保险合同的免除责任条款为由拒绝理赔,原告遂向商洛市商州区人民法院提起诉讼。

    法院确认上述事实的证据有:1、2005年1月13日原被告签订的《机动车辆综合保险单》,证明原被告之间具有保险合同关系及约定赔偿标准、双方权利和义务的事实;2、洛南县公安局交警大队《交通事故责任认定书》,证明发生事故的时间、地点、人员和各自责任的事实;3、(2008)洛法民初字第0337号民事调解书,证明事故双方达成赔偿协议的事实;4、原告车辆修理费票据2张,证明原告投保车辆损失的事实。

    原告洛南县通达出租旅游汽车有限责任公司诉称:原告将陕HT0751号奥拓客车在被告处投保,与被告签订了《机动车辆综合保险合同》,双方约定了险种、险额,原告并依约足额交纳了保险费。在保险期限内,驾驶员王某驾驶被保车辆将孟达撞伤,洛南县公安局交警大队认定王某负事故的全部责任。经洛南县人民法院调解,王某已赔偿孟某人民币85000元。因该车在被告处投保,被告依据合同的约定理应支付我公司保险赔偿款及其他损失共计45740元。

    被告中华联合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商洛中心支公司辩称:原告雇用的驾驶员王某持实习驾驶证驾驶被保车辆,该车发生肇事时王某取得驾驶证尚不满一年,其行为违反了《中华人民共和国道路交通安全法实施条例》第二十二条第三款的规定,属于保险合同的免除责任条款,属于双方签订的保险合同第七条第七款第四项约定的除外责任,加之被保车辆存在安全隐患,说明原告未履行保险合同第二十四条约定的义务,根据该合同条款第二十九条的约定,我公司有权拒赔。原告诉请被告赔偿于法无据,应驳回其诉讼请求。

     [裁判结果]

    商洛市商州区人民法院经审理认为:原被告在平等、自愿的基础上签订的《机动车辆综合保险合同》具有法律效力,本院予以确认。原告依据合同的约定要求被告理赔应予支持,超过约定部分不予满足。被告辩称原告车辆存在安全隐患,违反《中华人民共和国道路交通安全法实施条例》第二十二条第三项之规定,属于保险合同中约定的免赔事由,由于原被告签订的《机动车辆综合保险合同》是采用被告提供的格式条款订立的,合同约定的除外责任中对实习期驾驶员驾驶被保车辆免责无明确说明,被告的辩解意见和观点不能成立,本院不予采信。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八条、《中华人民共和国保险法》第五条、第二十四条第一款之规定,判决如下:一、被告支付原告保险赔偿款41192元。限本判决生效之日起10日内履行完毕。如果未按本判决指定的期间履行给付金钱义务,应当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二十九条之规定,加倍支付迟延履行期间的债务利息。二、驳回原告其他诉讼请求。案件受理费910元,由原告负担110元,被告负担800元。

    一审宣判后,被告中华联合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商洛中心支公司不服,上诉于陕西省商洛市中级人民法院。商洛市中级人民法院受理该案后,认为该案的矛盾焦点主要集中在驾驶员王某持实习驾驶证驾驶被保车辆的行为是否属双方签订的保险合同免除责任中包含的情形。二审法官本着彻底化解纠纷的目的,向双方当事人反复阐明保险合同应以约定为主,免除责任应予说明,结合本案实际,指出了双方当事人各自的责任,经调解,双方当事人自愿达成如下协议:由被告中华联合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商洛中心支公司支付原告洛南县通达出租旅游汽车有限责任公司保险赔偿34000元,二审诉讼费820元减半收取410元由被告中华联合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商洛中心支公司承担。

    [法官点评]

    一、本案王某的行为属免责的情形,还是保险范围?

保险合同是投保人与保险人约定权利义务的协议。其中增加的免责条款内容是保险人未与投保人协商而自主单方决定的,针对不特定的投保人长期和重复使用。因此,保险合同中增加的免责条款是格式条款,投保人在此格式合同中明显处于弱势。为保护弱势一方的权利,我国合同法规定,提供格式条款的一方应当公平确定当事人间的权利义务,并提请对方注意免除或限制其责任的条款。保险法进一步规定,保险人应向投保人明确说明免责条款,否则该条款不产生法律效力。

    保险范围是保险人承担保险责任的范围,该范围直接影响到投保人的合同利益能否实现,因此,保险范围应以双方当事人约定为主。

    具体到本案中,原告作为被保险人将其所购客车向被告投保,被告亦据此与原告订立了保险合同,原告并按合同约定缴纳了保险费,该合同是合法、有效的。合同的免责条款内容中对驾驶员取得驾驶证不满一年(实习期驾驶员)驾驶被保车辆未明确约定,从公平角度讲,应当认定王某的行为属保险责任范围而不应按免责条款处理。保险合同是最大诚信合同,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八条规定,依法成立的合同,对当事人具有法律约束力,当事人应当按照约定履行自己的义务,不得擅自变更或者解除合同。因此,根据法律的规定被告的免责辩解不能成立,对原告没有约束力。

    二、保险人对格式条款合同负有说明义务。

保险公司作为保险合同格式条款的制定者和提供者,其在保险法律关系中处于优势地位。为保护众多投保人的利益,法律强制规定对于保险合同中的免责条款,保险公司必须向投保人作出说明,否则,该合同条款应属无效,不具备法律效力,保险公司不得据此免责。

    所以,在订立保险合同时,保险人必须对投保人明确说明该免责条款的确切含义,保险人只有向投保人说明了相关情况,投保人才有可能选择是否投保。如果该免责条款未在保险合同中约定,保险公司在订立合同时未作出说明,保险公司则不能据此免责。

    本案中,保险公司在签定合同时没有约定实习期驾驶员无驾驶资质,现以该车发生肇事时驾驶员取得驾驶证尚不满一年,其行为违反了我国《道路交通事故安全法实施条例》第22条的规定,属于保险合同的免除责任条款为由拒绝理赔,违反了《保险法》第五条,即保险活动当事人行使权利、履行义务应当遵循诚实信用原则。故不能免责。

    三、保险人是否履行说明义务的举证责任由谁承担?

我国《保险法》第十七条规定:在订立保险合同时,保险人应当向投保人说明保险合同的条款内容。既然法律规定保险公司承担条款说明义务,则在诉讼中理所当然应由保险公司对该义务的履行承担举证责任。只要保险公司不能证明就免责条款作出了说明,其就应当承担举证不能的法律后果,即免责条款无效,而保险公司就不能依据该免责条款来免责。

    本案中,矛盾焦点主要集中在王某的行为是否属双方签订的保险合同免除责任中包含的情形,保险人是否就责任免除条款向投保人明确说明就成为本案双方当事人之间争议的焦点。其中,原告提出其在与保险公司订立保险合同时,保险公司未对上述责任免除条款明确约定并予以说明,该免责条款应为无效。我国《民事诉讼法》第64条规定:“当事人对自己提出的主张,有责任提供证据”。在本案的诉讼中,原告只需提供证据证明双方之间已经形成了保险的权利义务关系,在保险期限发生保险事故就可以了。其理由是,法律规定的说明义务是保险人的法定义务,既然法律规定保险人负有说明的义务,在诉讼中其自然应对其履行该义务承担举证责任。如果保险人不能证明其对免责条款作出了说明,就应当承担举证不能的法律后果,即该免责条款依法无效,保险公司不能依据免责条款免责。

    四、保险公司应当树立履行条款说明义务的法律意识,建立条款说明的规范制度,以提高其服务水平。

    投保人向保险公司投保,其目的在于被保险人因发生保险事故而遭受损失或人身伤害时,获得保险赔偿或人身保险金。因此,保险合同中的免责条款对投保人来讲关系着其签约目的能否实现。但是,由于保险合同的典型形式是格式条款,它是由保险公司事先运用其具备的保险专业知识和保险业经营经验,结合保险市场的发展需要所拟订的。而投保人在保险合同的签订和履行过程中,应当视同为消费者,对与其利益密切相关的免责条款,投保人享有知情权,相应的,保险公司负有告知义务就无可置疑,上述我国《保险法》、《合同法》的明文确认即是例证。

    所以,保险人在订立保险合同过程中,应当在其经营理念上树立自觉履行条款说明义务的法律意识,并为该项义务的履行建立相应的规范制度。其内容应当达到对投保人明确告知合同中的免责条款并就其含义和适用标准加以说明,至于免责条款所涉及的技术性数据,更应当加以解释。从而,这些规范制度的适用结果,即可以使得投保人对于保险合同中的免责条款心知肚明,又能够将说明义务的履行结果有据可查。如果以此为标准来衡量本案中保险公司在签订保险合同过程中的表现,不难发现其规范制度上的欠缺所带来的教训。然而,保险公司却不对投保人进行说明,致使投保人在不明内情的情况下投保,保险人隐瞒免责条款之嫌无可置疑。因此,当保险事故发生后,保险公司再以该免责条款为由对抗投保人,更是对消费者权益的侵害,自然不为法律所支持。同时,本案进一步证明保险公司建立条款说明制度的重要性。

    因此,保险合同中增加的免责条款是格式条款,投保人在此格式合同中明显处于弱势。为保护弱势一方的权利,我国合同法规定,提供格式条款的一方应当公平确定当事人间的权利义务,并提请对方注意免除或限制其责任的条款。保险法进一步规定,保险人应向投保人明确说明免责条款,否则该条款不产生法律效力。

                                          (陕西省商洛市商州区人民法院)

第1页  共1页
关闭窗口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