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首页  |  新闻中心  |  法院简介  |  审务公开  |  队伍建设  |  法学园地  |  案件快报  |  荣誉展台  |  法律法规  |  裁判文书  |  专题报道
  当前位置:法学园地 -> 案例评析

如何根据从旧兼从轻原则适用新旧刑法贾某拐卖妇女案相关法律问题

作者:孙亚革  发布时间:2012-08-09 02:32:40


    〖要点提示〗

    我国刑法对拐卖妇女定罪量刑有三次不同的规定,一是(79)《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一百四十一条:拐卖人口的, 处五年以下有期徒刑; 情节严重的,处五年以上有期徒刑;二是(97)《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二百四十条:拐卖妇女、儿童的,处五年以上十年以下有期徒刑,并处罚金;有下列情形之一的,处十年以上有期徒刑或者无期徒刑,并处罚金或者没收财产;情节特别严重的,处死刑,并处没收财产;三是《全国人大常委会关于严惩拐卖、绑架妇女、儿童的犯罪分子的决定》第一条:拐卖妇女、儿童的,处五年以上十年以下有期徒刑,并处一万元以下罚金;有下列情形之一的,处十年以上有期徒刑或者无期徒刑,并处一万元以下罚金或者没收财产;情节特别严重的,处死刑,并处没收财产。

    〖案例索引〗

     陕西省商洛市商州区人民法院(2012)商区法刑初字第00076号(2012年6月)

    〖案情〗

    公诉机关商洛市商州区人民检察院。

    被告人贾秋燕。

    1994年6月份,被告人贾秋燕伙同李玉贤、邵丽(均已判刑)合谋拐卖在原商州市香格里拉饭馆打工的山阳县女青年李改芳,当晚由被告人贾秋燕将李改芳叫至其租住的房内,三人以给李改芳介绍工作为名,约李改芳第二天出发去陕西户县。次日,由被告人贾秋燕出资500元,李玉贤和邵丽将李改芳骗至安徽省涡阳县马店乡大王庄村,以3000元将李改芳卖给该村村民王玉杰为妻。李改芳通过王玉杰的邻居向家里写信求救,三月后公安机关将李改芳解救。被告人贾秋燕从中分得赃款600元,破案后被追回。2011年10月4月被告人贾秋燕向公安机关自首。

商洛市商州区人民检察院以被告人贾秋燕犯拐卖妇女罪,向商州区人民法院提起公诉。

    〖审判〗

    商州区人民法院经审理认为,被告人贾秋燕伙同他人以出卖为目的拐卖妇女,其行为构成拐卖妇女罪,被告人贾秋燕能够主动到公安机关投案,并如实供述了自己的犯罪事实,构成自首,可依法减轻处罚;被告人贾秋燕未具体参加将被害人拐卖到异地的犯罪行为,在共同犯罪中作用相对较小,是从犯,应依法对其减轻处罚。被告人贾秋燕归案后能够积极退赃,具有悔罪情节,可酌情从轻处罚。在根据被告人贾秋燕的犯罪情节、认罪态度及社会危害程度,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十二条、第二十五条、第二十七条、第六十七条一款,《全国人大常委会关于严惩拐卖、绑架妇女、儿童的犯罪分子的决定》第一条之规定,判决如下:

    被告人贾秋燕犯拐卖妇女罪,判处有期徒刑二年六个月,并处罚金二千元。

    判决宣告以后,被告人贾秋燕表示服从判决,没有上诉。

    〖处理意见〗

    本案在审理中,合议庭对于贾秋燕拐卖妇女的犯罪事实没有异议。 

    但是对拐卖妇女罪的法律适用产生了分歧,案件发生在1994年,根据从旧兼从轻的原则,是应该适用1979年刑法还是1997年刑法或者是1991年《全国人大常委会关于严惩拐卖、绑架妇女、儿童的犯罪分子的决定》?

    第一种意见认为:应该适用1979年刑法第一百四十一条定罪量刑。理由是新刑法在处刑上规定是五年以上十年以下有期徒刑,并处罚金,而旧刑法只规定处五年以下有期徒刑。 

    第二种意见认为,应该适用《全国人大常委会关于严惩拐卖、绑架妇女、儿童的犯罪分子的决定》。理由是被告人贾秋燕犯罪在1994年,其犯罪行为发生在1991年9月1日实施的《全国人大常委会关于严惩拐卖、绑架妇女、儿童的犯罪分子的决定》之后。

    第三种意见认为,应该适用1997年刑法,理由是《全国人大常委会关于严惩拐卖、绑架妇女、儿童的犯罪分子的决定》和1997年刑法在定罪量刑上没有大的区别,只是《全国人大常委会关于严惩拐卖、绑架妇女、儿童的犯罪分子的决定》规定罚金在一万元以下,而1997年刑法对罚金的幅度没有特别规定。1997年刑法对《全国人大常委会关于严惩拐卖、绑架妇女、儿童的犯罪分子的决定》有关刑事责任的规定已经纳入,因此应适用1997年刑法。

  笔者同意第二种意见。本案需要明确一个问题:对从旧兼从轻原则的理解; 

  (一)从旧兼从轻原则的相关规定 

    根据1997年刑法第十二条,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以后本法施行以前的行为,如果当时的法律不认为是犯罪的,适用当时的法律;如果当时的法律认为是犯罪的,依照本法总则第4章第8节的规定应当追诉的,按照当时的法律追究刑事责任,但是如果本法不认为是犯罪或者处刑较轻的,适用本法。本法施行以前,依照当时的法律已经作出的生效判决,继续有效。 这就是新刑法对刑法溯及力问题确定的原则,对于新刑法实施以前的案件,首先要依照旧刑法定罪量刑,即从旧,除非依照新刑法不认为是犯罪或者量刑较轻的,则适用新刑法,即从轻。 

    为了更好的理解该原则,最高人民法院于1997年12月31日出台了《关于适用刑法第十二条几个问题的解释》,第1条: 刑法第12条规定的“处刑较轻”,是指刑法对某种犯罪规定的刑罚即法定刑比修订前刑法轻。法定刑较轻是指法定最高刑较轻;如果法定最高刑相同,则指法定最低较轻;第2条:如果刑法规定的某一犯罪只有一个法定刑幅度,法定最高刑或者最低刑是指该法定刑幅度的最高刑或者最低刑;如果刑法规定的某一犯罪有两个以上的法定刑幅度,法定最高刑或者最高低刑是指具体犯罪行为应当适用的法定刑幅度的最高刑或者最低刑。该解释对处刑较轻的含义、刑罚轻重的比较顺序以及不同量刑幅度的法定最高刑和最低刑进行了明确的界定。 

   (二)笔者认为,第一种意见显然不正确,被告人贾秋燕犯罪在1994年,而1991年《全国人大常委会关于严惩拐卖、绑架妇女、儿童的犯罪分子的决定》对1979年刑法第一百四十一条已经修改,贾秋燕犯罪当时的法律应该是《全国人大常委会关于严惩拐卖、绑架妇女、儿童的犯罪分子的决定》,理由是根据最高人民法院、人民检察院关于执行《全国人大常委会关于严惩拐卖、绑架妇女、儿童的犯罪分子的决定》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九条规定:对在《决定》公布施行后发生的案件,依照《决定》规定办理。所以这里的新旧法应该是指1997年刑法和《全国人大常委会关于严惩拐卖、绑架妇女、儿童的犯罪分子的决定》,那么这两个法律适用那一个,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刑法第二十二条几个问题的解释第三条规定:1997年10月1日以后审理1997年9月30日以前发生的刑事案件,如果刑法规定的定罪处刑标准法定刑于修订前刑法相同的,应当适用修订前的刑法,即应适用《全国人大常委会关于严惩拐卖、绑架妇女、儿童的犯罪分子的决定》第一条定罪量刑。我们再对附加刑作比较,可以看到(97)《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二百四十条:拐卖妇女、儿童的,处五年以上十年以下有期徒刑,并处罚金;《全国人大常委会关于严惩拐卖、绑架妇女、儿童的犯罪分子的决定》第一条:拐卖妇女、儿童的,处五年以上十年以下有期徒刑,并处一万元以下罚金;这两部法律在主刑上规定一致,而附加刑不一样,《全国人大常委会关于严惩拐卖、绑架妇女、儿童的犯罪分子的决定》的附加刑罚金有上线,1997年刑法附加刑罚金没有上线,符合旧兼从轻原则,应适用《全国人大常委会关于严惩拐卖、绑架妇女、儿童的犯罪分子的决定》第一条;第三种意见认为1997年刑法对《全国人大常委会关于严惩拐卖、绑架妇女、儿童的犯罪分子的决定》有关刑事规定已经纳入,自1997年刑法实施后应适用1997年刑法,所以适用1997年刑法来判决,笔者认为这条规定是指在1997年刑法实施后的犯罪,不再适用《全国人大常委会关于严惩拐卖、绑架妇女、儿童的犯罪分子的决定》,而适用97刑法。

  综上,笔者认为,根据从旧兼从轻原则,本案应该适用《全国人大常委会关于严惩拐卖、绑架妇女、儿童的犯罪分子的决定》定罪量刑。

第1页  共1页

编辑:王倩玮    

文章出处:商州区人民法院    

关闭窗口
友情链接: